详细内容
 
  详细内容 首页 / 详细内容
 
这次不远万里的回国治疗,值了!
发布时间:2024-3-20 阅读:5309次

  “谢谢你们,治好了困扰我三年的问题,不远万里从法国回国治疗真是正确的决定。”上周周末,24岁的小章(化名)在父亲的陪伴下高兴地从南通大学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通大附院)神经外科一病区出院,这也是通大附院党委书记、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施炜教授,临床首席专家、神经外科主任医师陈建教授领衔的神经内镜团队实施的面肌痉挛手术中最年轻的患者。
  
“‘挤眉弄眼’三年,我的右眼都睁不开了!”
  
“早在三年前,眼皮就出现了不自主的轻微抽搐现象,每次持续几秒钟,”当时还在法国留学攻读硕士学位的小章起初不以为意,“我以为是学习压力大,用眼疲劳,就没有太在意”。过了一年多,小章右眼皮偶尔跳动发展为躺在床上还在跳,牵扯着右侧嘴角也跟着不由自主地抽动。
  
这让小章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浏览网上资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得了“面肌痉挛”,在朋友的推荐下,尝试过药物、按摩等方法,但症状并没有好转,“我的右眼都睁不开了。”小章痛苦地说道。
  
“我要回国治疗,因为我信任通大附院!”
  
步入实习阶段的小章工作繁多,常常盯着电脑一看就是一天,每天只有睡觉才能让她感觉不到面部的抽搐,而且怪异的面部更是影响了她的社交。经过多方了解,小章的父亲得知通大附院的神经外科施炜教授在治疗面部抽动方面有着丰富经验。在网上查询后得知,施炜教授有面肌痉挛专病门诊,小章一家决定从法国回到家乡南通治疗。
  很快到了门诊时间,施炜教授为其进行的详尽的问诊和检查,通过面肌电图检查,监测存在典型的AMR波,结合患者病史、体征进一步诊断为“右侧面肌痉挛”,“微血管减压术是唯一能够根治面肌痉挛,同时又能保留神经功能的有效方法,而且只需剃去耳后部分头发,手术的疤痕小,长仅5-6厘米,且疤痕在头发里面藏着,不影响美容。”施炜教授说。
  “脑部手术有风险,曾经我也考虑过在法国手术,但从小到大我都是来通大附院看病的,我十分信任通大附院,这儿的环境、医护我都更熟悉。”小章徘徊了一两天后,决定回国手术治疗。
  “手术效果立竿见影,我的眼睛都变大了!”
  
术中采用神经内镜探查,发现被压迫的血管埋得极深、比邻重要神经结构,而且患者年轻,血管搏动性强,经过层层剥离,手术团队找到面神经及压迫神经的血管,用特殊的垫片有效隔离,并运用电生理严密监测术中效果,直至反复确认AMR波消失,大约两个小时后,在手术团队的默契配合下,在神经内镜技术和电生理监测技术的双重护航下,手术顺利完成且无神经血管损伤。
  “神经内镜辅助下微血管减压,因其出色的照明和全景式视角,能有效避免不必要的对小脑、血管、神经的牵拉,大大提高了手术疗效,降低了手术并发症率。”施炜教授介绍。
  术后醒来,小章眼皮、嘴角抽搐的现象就消失了,“手术效果太明显了,我的眼睛好像都变大了。”小章兴奋地说。
  通大附院神经外科是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镜医师培训基地,神经内镜下手术年均250台,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常规进行三叉神经痛及面肌痉挛微血管减压术、神经内镜下肿瘤切除术、神经电生理监测下大型听神经瘤切除术等各种高难度的手术。
  (供稿:吴丹丹)

  苏ICP备05033463号-2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9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