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详细内容 首页 / 详细内容
 
守护神经系统的“工程师”——访通大附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张云峰
发布时间:2019-1-8 阅读:290次


  在许多人眼中,神经内科是一个神秘又高深的科室,神经深埋在体内,看不见摸不着,抽象而陌生,神经内科医生也因此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逻辑、欲望、思想……每分每秒都在人的神经系统里发生、存在、运转着。“我想神经系统应该是人体中最完美的系统,而神经内科医生则是这个系统的工程师。”缘于这种神秘,探索着这种神秘,张云峰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内科医生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0年。

  介入治疗:尖端技术,妙手回春

  1998年,张云峰毕业于南通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本科,同年进入通医附院神经内科,目前主要从事脑血管病介入治疗工作。介入治疗是一门强调操作实践的临床诊疗技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通大附院神经内科的领头人柯开富教授就敏锐地意识到这一新兴的诊疗技术的前景,高屋建瓴的开始组建神经介入团队。2004年,张云峰在柯教授的鼓励下开始学习脑血管介入技术,先后在北京天坛医院、宣武医院等国内顶级神经介入中心进修、学习。2011年赴英国爱丁堡大学附属Western General Hospital神经介入中心作学术访问,师从前全英神经放射学会主席Robin Sellar教授。此外,张云峰还求学于国内著名神经介入专家,前任全国放射介入学主委姜卫剑教授,并获得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宣武医院博士学位。2017年,张云峰访问美国,于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神经介入中心进修。

  张云峰介绍,传统的外科治疗是依靠手术暴露后进行的,而内科治疗是依靠服用药物。而介入治疗,则介于两者之间,是一种“不用开刀的手术”。简言之,介入治疗就是不开刀暴露病灶的情况下,在血管、皮肤上作直径几毫米的微小通道,或经人体原有的管道,在影像设备的引导下,对病灶局部进行检查、治疗的创伤最小的治疗方法。

  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让张云峰在神经内科的舞台上逐渐自信。2017年,一名65岁的男性患者因伴有多年的高血压、脑梗死病史,导致多年以来左侧身体麻木、行动极其不便。近两年来,病情更是持续恶化,反复出现眩晕、言语不清,甚至下肢无力等现象。随即患者来到通大附院神经内科求医,经检查发现,患者的病情为椎动脉颅内段重度狭窄所致,达90%。如果不采取及时和必要的治疗手段,极有可能发展成“脑梗死”。经过神经内科的专家们多次病情讨论,征得家属同意后,张云峰与其治疗团队对患者实施介入血管内支架植入术。通过血管腔内成型术支架治疗颅内动脉狭窄,属国内外先进技术,技术含量高、手术难度大。术后第二天,患者就能下床,困扰多年的眩晕症状也消失了。
  
  另一位45岁的周女士,因突发头痛、呕吐伴短暂意识不清住进了通大附院神经内科。经头颅CT检查提示蛛网膜下腔出血,予以全脑血管造影发现左侧后交通动脉瘤。该病死亡率极高,若动脉瘤出现第一次破裂,死亡率为30%-50%,出现第二次破裂,死亡率达70%,如若出现第三次破裂,则是100%致命危险,必须提前进行积极治疗,以预防动脉瘤再次破裂出血。目前治疗颅内动脉瘤主要有开颅动脉瘤夹闭和血管内介入栓塞治疗两种方式,前者创伤大、风险高、术后恢复时间长,而后者创伤小、风险低、恢复快。张云峰与科室同事经过严密讨论并征得患者家属同意后,张云峰立即为其安排介入治疗,对颅内动脉瘤实施弹簧圈栓塞。术后,经脑脊液置换、脱水降颅压、调整血压等治疗,一周后周女士就恢复了健康,没有遗留任何后遗症。
  
  “内科医生的思维通常比较严谨,逻辑性强,围手术期的管理也很擅长,这些对我从事介入工作很有帮助。此外,作为施术者,心理素质很重要,因为术者的心态会影响整个团队的状态。”在一次颅内动脉瘤栓塞手术时,病人刚上好麻醉,生命体征就发生了变化,血压心率不稳,全脑血管痉挛,导管室内的各种监测仪器的报警顿时响成一片。张云峰判断患者的动脉瘤又发生了再次破裂,面对意外,他的沉着给了治疗团队极大的信心与帮助,他跟团队一起立即投入抢救,加深麻醉、中和肝素、脱水降颅压、药物解除痉挛,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动脉瘤栓塞、术后穿刺引流,在一连串对症处理的指令下达后,患者终于脱离了危险并最终获得了痊愈。

  援疆:克服难关,填补医疗空白

  2018年7月,张云峰作为江苏省第二批医疗援疆中期轮换专家来到新疆,并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人民医院脑卒中中心挂职。克州地处南疆,位于祖国的最西端,有一千多公里的国境线,地广人稀,经济落后,是国家级深度贫困的少数民族地区,克州人民医院也是我国最西边的一家三甲医院,但是医院的硬件和软件都比较落后,很多在江苏县级医院都能常规开展的治疗,在当地还处于空白。在这里开展神经介入工作需要从零开始,每道环节都需要严格把关。
  
  张云峰刚到克州不久时,一位维吾尔族女性患者被查出患有动脉瘤。由于当地医院没有手段治疗,患者饱受头痛、头晕的困扰,眼睛几乎失明,整天提心吊胆,担心动脉瘤破裂,长期失眠,精神萎靡。面对这种情形,张云峰感觉万分棘手,这种病例放即便在后方医院也是一道难关。

  张云峰向家属交待了病情后,家属毫不犹豫地表示要做手术。经过一段时间的术前准备,老太太的一般情况明显好转,各项生化指标正常,术前讨论对病例进行了细致地分析:老太太的动脉瘤位于颈内动脉海绵窦段,直径大约为25mm,瘤颈宽度超过10mm,属于巨大型,目前的症状主要为占位压迫引起。对于这样的病灶,国内、外主要的方案有闭塞或结扎颈动脉、支架结合弹簧圈栓塞动脉瘤、带膜支架、血流导向支架等,对于第一种方案,患者的Willis环发育不良,无法牺牲载瘤动脉;后面两种方案对于血管自身条件和材料及机器的条件要求高,如果释放失败,补救的代价不菲,所以最保险的方案还是采用支架结合弹簧圈进行栓塞,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宽颈的大动脉瘤来说,微导管能否越过瘤颈到达动脉瘤远端,并将支架精确跨瘤颈释放,是手术成功的关键。

  2018年9月7日晚,手术开始,在3个小时的手术过程中,张云峰克服了路径迂曲、瘤前狭窄、支撑不足、逾越瘤颈、解袢、释放支架等难题,手术中填圈的总长度超过六米。最终,经过密切协作,张云峰和同事顺利完成了手术,病人术后即康复出院。
  
  张云峰等专家的到来,填补了该地区大量医疗新技术的空白,不仅如此,张云峰还受邀飞赴北疆地区成功完成了多台脑血管病介入手术。“到了新疆之后,需要克服几个关,一是气候关(干燥、灰多);二是饮食习惯(牛羊肉为主,蔬菜少);三是卫生条件关(结核病、寄生虫病多发);四是安全关(地震、大风、道路塌方多发),但这里的人民和州政府给了我们无微不至的关心,为我们提供了能给予的最好的条件,医院上上下下对我们这批援疆专家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也使得我们拿出了全部的干劲,来对得起这份荣誉感和成就感。”张云峰说道。
  记者 | 顾雨 原载于《江海健康》

  苏ICP备05033463号-2